“眉山中學2014年高考參考2143人,重點本科文化成績硬上線達426人,文化成績本科硬上線1538人,眉山文理科前十名中,學校各占半壁江山,文理科前百名中,學校占73人。”
  陳妤豪畢業於眉山中學,是2014年眉山文科狀元,對於母校今年高考的輝煌,他幾乎脫口而出。
  7月16日,眉山中學,鳳凰花開。
  回到母校看望老師的陳妤豪有感於母校“教會了自己思考,教會了自己學習,教會了自己如何做人”, 但他也認為,無論是作為國家級示範性普通高中、四川省一級示範性普通高中的眉山中學,或是其他中學,如果還僅僅從升學人數上來評價一個學校的優劣,這樣顯然不夠全面。
  而對於東坡教育的改革創新及學校為自己帶來的可持續性發展,陳妤豪認為,這些才會讓自己受益終生。
  遠在眉山文科狀元感慨之前,眉山市東坡區區委書記李明舟早就提出要讓教育對學生的可持續性發展,曾提出舉全區之力辦好教育的他鼓勵對日常考試制度和評價制度進行探索,建議推進課程教學改革,改革教學方式和評價制度,讓進步大於成績、成績大於分數。
  此番重視,直接催生出東坡區教育局在全省首創的對高考“不下達明確的任務指標”這一新政,用“有效生源存活率”將考核評估變為激勵機制。
  眉山市東坡區教育局局長石冬如坦言,不看升學率,只看“有效生源存活率”,不僅建立起更全方位的師生關係,讓學生的可持續性發展得到更大的提升,更意味著東坡教育格局的整體優化升級。
  萬張互動表
  教師升級當“爸媽”
  7月16日,身高近1.8米的2014年眉山文科狀元陳妤豪站在班主任陳立新老師旁,沒了成績上的霸氣,就像個鄰家男孩一樣。
  “‘陳媽’讓我們學會學習,學會思考,還讓我們學會寬容,大家都把她當成媽媽一樣。”陳妤豪翻開陳立新的手機,不少短信上,都落著“愛你的幺女、愛你的幺兒”這樣的署名。
  “全是我們同學發過來的。”輓著陳立新,陳妤豪笑了起來。此般稱呼,在眉山中學很普遍,和陳立新一樣,許多教師都覺得很溫暖,也很自豪。
  “這樣的稱呼是學生們對老師最大的認可,這其中,師生互動表功不可沒。”眉山中學副校長彭天富介紹,師生互動表的流程非常簡單:學校根據一段時間內一些學生學習上的問題,按照年級、科目等製作好後,每周分發一次給相應的學生,學生可在任何時間找到老師就任何問題傳道解惑,後再填寫好互動表上的內容交回學校,供學校掌握情況。
  “按照傳統的思維,成績較差的學生受到老師的關註會少一些。”陳立新說,這張表,讓她對以前關註較少的學生付出了更多精力。“有個女生痛經了,她沒有給她爸媽電話,反而在第一時間尋求我的幫助。有力出力,以心交心,越來越多的學生們直接稱呼我們為‘爸媽’。”
  “教育是心心相印的活動,唯獨從心裡發出的,才能打到心的深處。”眉山中學校長羅金福贊同陶行知這句話,“每一名學生都希望受到老師更多的關註,讓老師們對學生的關註面更廣,關註內容更深,截至目前,學校收發了上萬張表,讓老師們知道學生們更多的想法和需求,也讓學生真正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行政當教師
  分數成為副產品
  美學家們曾用“T、X、O”表示全息的精美人才。
  “T”的“一”象徵橫向的豐滿,才華橫溢,“T”的“1”象徵縱向的攀登,“X”的四個指向象徵多樣化與廣輻射,“O”象徵高、特、諧、美等特征的圓滿完美的境界。
  “如何長遠發展?哪些終生有用?”培養全息的精美人才,眉山中學在提問學生的同時,也提問著教師:如何重視學生可持續性發展,全方位培養、提高學生學識素質?
  “要想給予他們更多,就得更多地瞭解學生。”眉山中學的12名行政領導中,9名被委以一線任課,3名副校長以身作則,以此形成了一支以全國模範教師和省、市骨幹教師為核心的教師隊伍。
  副校長彭天富身兼起了年級組長、班主任、物理教師等職,在他看來,此舉不但能第一時間瞭解年級、班級及學生動態外,還能提升教師綜合文化素養和推動教師專業化發展。“我們行政班子中,許多都是本校優秀教師成長起來的。”
  在大量的教學經驗支撐下,眉山中學形成了月考不公佈分數,變“分數唯一”為“指標綜合”等習慣。
  副校長周林介紹,學校提倡學生學會感恩、學會信任、學會欣賞、學會微笑、學會理解、學會寬容。此外,學校還讓學生以各種問題為中心思考,享受解決問題的快樂,讓他們瞭解到,不斷地思考是進步的過程,這種環境下,學習成績自然水到渠成,分數,反而成了在學生們學習的副產品。
  “在學校內,師生之間建立起以民主、平等、和諧為基本特征的新型師生關係,教師式學生和學生式教師,相互交流、啟發、補充,師生分享彼此的思考、經驗和知識,交流彼此的情感、體驗與觀念,實現教學相長和共同發展。在這種基礎上,要取得良好的教學教育效果,還會是一件困難的事嗎?”望著如同母子般的陳立新和陳妤豪,羅金福自信滿滿。
  無任務指標
  教育格局優化升級
  這些自信,來自於眉山市東坡區委區政府對教育的重視程度,也來自於東坡區教育局卸掉學校身上包袱的力度。
  對於教育,東坡區區長孫劍曾擲地有聲:為教育發展辦實事是政府己任。
  而東坡區委書記李明舟更是明確表示,要舉全區之力辦人民滿意的教育。
  如何客觀公允地評價學校的教育?滿意的教育應該是怎樣的?
  縱然眉山中學從2005年至今連續10年重點上線率和本科上線率都以絕對優勢居眉山第一,但陳妤豪認為,成績和升學率,不是學校給予自己最有用的,無論作為是國家級示範性普通高中、四川省一級示範性普通高中的眉山中學,還是其他中學,如果還僅僅從升學人數上來評價一個學校的優劣,這樣顯然不夠全面。
  在此基礎上,東坡區在今年全省首創並全面實施對高考“不下達明確的任務指標”這一新政。
  在眉山市東坡區教育局《關於2014年高考目標任務分解方案》上,第一條便是,以入口定出口的原則,把分解目標任務轉變為建立激勵機制,進行考核評估,不下達明確的任務指標。
  根據各校有效生源高考的達成情況進行考核評估,按各校第5期末學籍在冊學生初中升入高中時的文化考試成績和各分數段升學繫數計算高考應上線基數。
  “生源越好的,計入任務的比例更高;而生源越差的學校,學生計入任務比例越低,這個計入任務的比例簡稱為‘有效生源存活率’。此般,占有優質生源較多的學校的壓力大,非優質生源學校的教師幹勁大。”東坡區教育局副局長鄒義平以今年高考為例,“全區學校以此標準都在同一起跑線上,一些沒考好的學校,一改往年的將責任推給‘沒有好生源’等,主動找起了自己身上原因。”
  東坡區教育局局長石冬如更是坦言,不看升學率,只看“有效生源存活率”,不僅建立起更全方位的師生關係,讓學生的可持續性發展得到更大的提升,更意味著東坡教育格局的整體優化升級。
  曾紅 胡文英 成都商報記者 蔣麟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原標題:東坡區首創高考取消任務指標 教育格局整體優化升級)
創作者介紹

豐田

lumka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